温州“回归”的 启示
作者: 来源: 珠江时报 2017-07-19
  

观点

   在这一轮产业考验中,南海产业企业虽然显得比较沉默,企业发展动力局部犹显不足,但总体上说,却没有误入歧路,铸下大错,相比温州等地,这正是南商再出发重要的路径积淀资本之一,然而,对比温州新的“三个抓起”与南海的“三个为主”,我们发现,立足产业、立足民营资本构筑联盟,才是南海今日的首务之急,其中堂奥,在温州歧路迷失的遽速转向节点上,一索便得。

   南海正在推动的民营经济发展新战略,让人不禁联想起温州近期的“回归”。用南海的概括方式,我们或许可以戏说为,温州,也正在进行一场回归式“三为主”的区域经济新导向。

   根据温州当地媒体及相关综合信息,温州,这座中国经济的民营之都,在新任市委书记陈一新主导下,正在推动一轮重返温州式“三个抓起”的区域经济发展新走向。陈一新在多个场合强调,“再创温州辉煌,必须首先从民营经济、从中小企业、从实体经济抓起。实体经济是抵御金融危机的基石,是再创温州辉煌的主力。”

   实体为主,民营为主,看来远不是英雄所见略同那么简单,中国两个经济重量级城市主导者的这一共同选择,恐怕也不能简单地用“时也,势也”一言蔽之。温州与南海,一向疏于往还,南海更喜欢的取譬对象,一是近邻顺德,一是远亲昆山。这很大程度上,恐怕跟大家都是县域经济体关系密切吧!

   然而,实际上,虽然起始路径不同,但在一个较长时期里,温州跟南海之间,还是有颇多相似之处,至少在产业分布上相去不远,城市的产业基础均以实体经济为主,以民营经济为主。南海改革之初,得益于地缘优势,比邻港澳,放眼向洋,成为珠江流域外向型经济的重要力量,更因其视野开阔,得风气之先,发展势头强劲;温州,则是立足于一家一户的农业经济向工业经济转型,起点较低,也因此被舆论和学界略带嘲讽地称之为小狗经济模式,但因温州人性格基因中富于冒险敢为人先的开拓精神,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其产业经济发展一时蔚为大观,风头无俩。

   真正的差异与分歧出现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当国际市场出现新的逆转,产业升级转型成为倒逼式悬剑之际。今日观之,在这一轮至今仍在延续的产业大考验中,温州可说是某种程度上误入歧途,造成其历史上一个“失去的10年”,而南海仅仅只是有些沉默,但却基本没犯大错。

   温州早期大量分散的中小企业,原本技术实力相对薄弱,创业家群体又普遍素质较低,不愿意或者不能够及时开放企业,构建现代化企业体系,面对升级压力,他们选择了一个温州模式的“联盟升级”:工业产生的盈余资本,汇聚成一股资本洪流,这股巨量的资本洪流,不是用于构建产业与技术竞争篱笆,打造一批巨舰式产业企业,做大做强产业本身,而是“升级”为金融投机资本,参与到从房产到农产品等一个超长链条的投机炒作中去,最终引爆了一轮温州式金融危机。

   在这一轮产业考验中,南海产业企业虽然显得比较沉默,企业发展动力局部犹显不足,但总体上说,却没有误入歧路,铸下大错,相比温州等地,这正是南商再出发重要的路径积淀资本之一,然而,对比温州新的“三个抓起”与南海的“三个为主”,我们发现,立足产业、立足民营资本构筑联盟,才是南海今日的首务之急,其中堂奥,在温州歧路迷失的遽速转向节点上,一索便得。但南海在从温州激进中汲取教训的同时,是否也应该借鉴其资本联合的优胜之处呢?温州的“三个抓起”里面,并没有像南海一样提到联盟,那是因为,温州资本的联盟,其瞬息之间,传檄而定的啸聚性格,早已广为外界所知,而这一点,却恰恰是南海资本有待更进一步提升的地方。

1999-2006  温州市图书馆版权所有.信息部联系电话:568975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