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让车改补贴成为另一种收益
作者: 叶青 来源: 东方早报 2017-07-19
    

624日温州车改传出新的消息“215辆公车顺利拍出”之后,我们又觉得温州车改还是有一些美中不足,表现在“一高一低”上。

细想来,温州车改的补贴确实很高,仅从正处级每月补贴3100元来看,应该就是全国正常车改中最高的了,这里的“正常车改”是指排除了过去有的地方领导自己一年领取7-8万元车补的特殊情况(如辽阳市弓长岭区车改因区长一年补8万元引争议而被叫停)。离温州车改的时间与空间都不远的杭州车改,正是由于正局级领导一个月领取2600元,副局级领导领取2300元,正处级更低,就已经遭到很多网民的“炮轰”。而温州作为一个地级市,正处级的补贴超过杭州正局级许多,是有一点让人匪夷所思:这个决定是如何做出的?

而且,杭州把离市中心60公里左右的区域作为车改区,超过这个范围才是非车改区,属于出差、实报实销的范围。而温州的规定是离开市区到郊县就算是出差,就可以实报实销。这样一比较,显然温州车改的补贴比杭州车改的补贴要合算多了。难怪有温州市民说:一个月的工作时间平均22天,3100元的车补等于是每个工作日车补141元,每天100多元。

因此,为了中国的车改之路走得更加健康更加稳定,我们必须思考一个问题,就是车补到底是收益性还是补偿性。如果车改的决策者是为了通过车改增加官员的收益,那么,车改迟早会走进误区。从资料来看,温州某单位车改之后的费用,居然超过车改之前30多万元,这就是由于上年正好用车费用较少,而该单位又是属于拿高补贴档次的一个单位。

如果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仅仅把车补作为补偿公务员公务用车的成本,车改之后,官员拿了车补,这个月可能不够,下个月可能有余,总体上说一年基本平衡,就不应该把车补定得这么高。可见,在制定车补时,要明确车补永远是补偿性的,而不是收益性的,只有这样,车改才能得到人民群众的支持。为了杜绝地方政府盲目地自加车补的现象,国务院的公车改革指导意见应该尽早出台,规定各级干部的车改补贴的上下限,比如正处级的车补能否规定在10001500元之间呢?违者上级政府不予批准。如果把温州车改的最高补助3100元砍掉1000元,剩下2100元,可能还是全国最高的正处级车补。

所谓的“低”,是指此次温州拍卖的215辆公车价格低得出奇,虽然政府有关部门的负责人强调每辆车的起拍价已经过独立机构的评估。215辆车的起拍价平均是3万元,成交价是平均5万元。最低的一辆车5000元,最高的一辆越野车是17万元。难怪网民是一片嘘声:太便宜了。对此,我们觉得还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成交价比起拍价上升了61 .92%,国有资产还是升值了。不过,从网民的反应来看,在车辆估价上要更加公开透明为好,最好把每辆车的使用年限、计算公式等在网络上公开。
1999-2006  温州市图书馆版权所有.信息部联系电话:568975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