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温州车改看“车改也是生产力”
作者: 来源: 青岛日报 2017-07-19
  

从表面上看,将1300辆公车予以拍卖,既可一次性回笼资金数千万乃至上亿元,亦可每年省下2000余万元的司机工资,以及数千万元的汽油费、保险费、修车费等;而对12000名机关事业单位人员按级别发放300元至3100元的车补,每年仅需消耗2000万元左右。这笔账显然划算。但从深层分析,这种对公车腐败的“休克疗法”,实际是以公车使用群体的既得利益为参照系来算计的,尤其是根据官位大小、级别高低每月定期发放的车补,更像一种权力待遇和“车福利”,其具体算法和发放办法并不科学——就公共财政资金支出而言,仍然具有跑冒滴漏的天然缺陷。

     尽管如此,温州车改仍然算是一个不小的进步,在现实国情下具有推广价值。公车泛滥成灾,公车腐败沉疴积久,早有反腐专家总结出了公车的“三分之一定律”,即三分之一为单位公用、三分之一为领导及其家庭私用、三分之一为司机私用,而且公车费用畸高现象背后的腐败夹带等猫腻也越来越多。在此情况下,现行公车制度不改不行,不顾历史与现实条件盲目实施“一刀切”,必会招致更大阻力。

    先行一步的温州车改,真切地体现了一种极具中国特色的官场智慧。根据官位、级别而非岗位工作需要,每月向机关事业单位人员发放车补的行为,是在以掏高价的方式来实现对官员特权的回购和赎买,只有以这种温和方式收回特权,公车治理工作才有可能彻底摆脱权力干预向历史和现实作全面切割。

     车改释放了公权力自我纯洁的能量,车改为地方政府加快管理转型、服务转型提供了新契机,车改本身也是一种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生产力。然而,温州版车改绝对不可以就此止步,有几个问题必须厘清。其一,既然拥有1200万人口的韩国首都首尔仅有4辆公车就能轻松应付,我们的城市到底保留多少公车才算合适?其二,像发放人头费那样全员发车补,特别是对那些局级干部每月发3100元车补 (接近于温州职工平均工资水平),合适又合理吗?车补发放范围由谁来定、发放权归谁、发放金额怎样才能做到精细化测算,这些确实不宜由政府自定自发。有的问题应交第三方机构进行全面、科学的考量,花钱的事情要交人大讨论通过,车补是否真正“补”到了公务活动或官员下基层方面,更需民众和社会监督纠错。

1999-2006  温州市图书馆版权所有.信息部联系电话:568975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