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模式的尴尬
作者: 来源: 2017-07-19
  
进入12月,温州地区的农村基层选举开始。1225日,温州地区下属的乐请发生了惨案,令国人震惊。钱云会,是当地一位前村长,一位长期为维护本村土地权益上访者,据说将参加本次换届选举。然后,就在当天,接到一个电话外出,被一辆工程车碾死。在基层选举的大背景下,出现这样血案,不仅让人浮想联翩。
   乐清是温州最富裕的地区之一,另外一处是瑞安。后者目前展开的村委会换届选举,在一些经济利益丰厚的村子,已经开始了一场大陆特色的黑金政治。根据笔者了解,在存在土地征用的村子,竞选村长的费用已经以百万计。候选人背后常常有一批金主,提供经费,大摆酒席,给村民派送中华香烟等用品。有趣的是,一旦竞选失败,有些候选人还会带人去把派送的物品重新拿回来。
    然而,和大陆的政治运作一样,当地市一级政府和人大对于这样的选举现象,缺乏明确透明的监管,也反映了温州人有经济能力,缺乏经营政治的才干。长期以来,对于富裕地区,或者说对于政经关系,有一种乐观的假设,所谓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伴随着经济发展,政治改革会得到自然而然地展开和演进。这种泛泛的政治自信,目前在温州受到了强烈质疑。
    温州模式,在经济被定义为小商品,大市场,伴随着这个经济模式成功,对于温州人和温州地区的谬赞也有一种替富人造牒谱的味道,然而一旦进入政治领域,温州的发展显而易见的落后了。
第一,温州模式,在经济上面临着衰退危机。在通过小商品,大市场积累起来的原始资本,体现了赤裸裸的逐利本色,炒房炒煤,甚至高利贷,其高额回报,已经达大打击了当地人做实业的信心。
 第二,温州人埋头做生意,不谈政治,或者不知政治为何物,并不意味着企业家真的具备独立于政治的品质。相反,在温州,最受欢迎的是公务员,千万、亿万富翁的子女都已找公务员为荣。只要有机会,未来政商勾结在当地蔓延,也是不足为奇。
 第三,以前温州人对于政治的运作,充满敬畏感。然而,一旦他们明白,政治可以按照做生意的方式来做,那么无非就是炒房炒煤之外的另一笔生意。现在政府征地模式,已经赤裸裸告诉温州人一个潜在的市场在哪里。在这个时候,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逻辑,再次出现,可惜其方向不是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而是每一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假如,钱先生的死,在这场新一届的农村换届选举中,被证明是一场政治谋杀,这将强烈地提醒中国政治改革者,需要思考的是在经济的天平上,称量一下民主是什么?,而不是先验地宣称民主是个好东西。显然,民主在当今中国被大大地简单化了。
1999-2006  温州市图书馆版权所有.信息部联系电话:568975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