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读书报
说说《文学周报》
作者:沈文冲     2011-08-13

  当下书报刊篇幅越编越厚、越编越大的“虚胖症”,早已成为有目共睹的不争事实。这种“时代病”究其原因,固然与书报刊的管理模式及其体制不无关系,但更多深层次的原因,或许是与凡事都和个人或部门的经济利益直接捆绑在一起考核有关吧!
  其实,书报刊篇幅浩繁,并不能代表其内容的丰赡博雅,而篇幅短小、内容扎实、品位高雅、令人爱不释手的书报刊,即使在当今的大环境下,也并非无迹可寻。书籍如北京的海豚出版社 “海豚书馆”丛书、上海书店出版社陆灏编辑的32开小精装本系列、中华书局李世文编辑的一批艺文类图书,期刊如北京朝阳区文化馆谭宗远主编的文学综合刊物《芳草地》、天津王振良等编辑的文史类丛刊《天津记忆》、上海周立民主编的《点滴》、南京董宁文编辑的《开卷》、长沙岳麓书社萧金鉴编辑的《书人》、东莞徐玉福主编的《悦读时代》、济南自牧创办的《日记杂志》、新泰阿滢创编的《泰山书院》与北京古农主编的《书脉》等,报纸如温州图书馆编的《温州读书报》、包头包商银行冯传友编辑的《包商时报》、呼和浩特张阿泉主编的《清泉部落》等等,囿于见闻,恕难枚举,至少以上所举文艺书话类图书及民间读书报刊的例子,都是令读书界、学术界的爱书人有耳目一新之感的优秀书报刊。
  日前笔者在南通偶从书友处购得几期民国早年的《文学周报》,其篇幅之短小,内容之可读,令我对八九十年前编辑此刊的前辈学人顿生敬佩之情,并且由此而生出前述的感慨与联想。《文学周报》是1922年5月10日创办于上海的一种小型文艺报刊,最初的171期是作为《时事新报》的副刊《文学旬报》面世的;三年后的1925年5月2日,即从172期起改名《文学周报》单独发行;再后来就改报纸的“期”为杂志的“卷期”了,即出满250期后,改称四卷一期,出至1929年九卷二十二期后停刊。我搜得的仅是该报的中前期几期而已,但也足以证明当年该报内容的精悍精彩以及编辑者的精心匠心。
  作为一份纯文学的小型周报,它并不排斥广告,但不泛滥;广告内容也仅限于相关的书报刊,并且限定只在首页的下半栏,以及报纸的中缝,绝不无序地随意安插。
   其次,小型报刊同样可以办出大报大刊的风范,关键在于要能网罗大批一流的撰稿者作为强大的后盾,《周报》的作者既有一流的大作家如郑振铎、茅盾、叶圣陶、朱自清、顾颉刚、王任叔、赵景深,又有如汪静之、夏丏尊、丰子恺、熊佛西、傅东华、顾一樵、黎锦明等这样能诗能文、擅译能画、还能编剧的各具专长的名流学者。
   第三,确立读者永远是上帝的理念,办报办刊与出书者的心中,对自己所办报刊所出图书的读者群体必须有精准的定位,始终要考虑替读者着想,为读者服务,处处顾及读者利益。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