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读书报
奶奶藏书
作者:万康平     2011-08-13

   叔叔小父亲十岁,在兄弟姐妹中最小,奶奶特别宠爱他。改革开放那年他高考落了榜,不愿回家种田,家里便到处托门子找关系,把他弄到一个被服厂学裁缝。但他隔三岔五地溜号,家里拿他没办法,只好另谋出路。这年的征兵工作开始了,叔叔从小就抱着当兵的梦,他报名去参军,过关斩将后却因家庭成分问题被卡住了,好在我母亲在大队当妇联主任,就着这个便利费了些周折,最后总算让他穿上了军装,骄傲地到部队里去了。
   叔叔走后,奶奶格外想念他,就把他在家时留下的件件东西都清理好,找一个她放心的地方藏着,每年太阳大的时候拿出来晾晾,看看,又放回去。
   那时我也小,大概上小学二年级。有一天,老师要我们带《新华字典》。我回到家就找父母要。当时家里贫困,没《新华字典》,买的话,要花钱,父母觉得有点心疼,不愿买。我便闹着要,快哭了,奶奶说:娃,别哭,明天奶奶一定给你一本字典。我说真的吗。奶奶说,真的。
   第二天一早,我就找奶奶,奶奶真的拿出一本字典来,虽说有点旧,封面都没有了,不过翻了翻,还可以用,我便高高兴兴地带着上学去了。但我的心里一直疑惑,奶奶不识字,这本字典是从哪里来的呢?有一次,我趁着奶奶高兴,问她。她这才说,是叔叔的。我恍然大悟,是啊,奶奶每年要晒叔叔的东西,其中就有书啊。
   放寒假的日子,天冷得要命。我偎在奶奶的怀里,无聊。奶奶便讲故事哄着我。听多了,都是些重复的老故事,我不愿意听。奶奶突然说,我找本书你看吧。我来了精神,兴奋得不得了。奶奶搬出梯子,爬上后厢房的阁楼,在上面翻了一会儿下来,就把几本小人书递到我手里,说,看吧,你有得看的了。那个冬天,我便守着这几本书,温暖地过完了。而从那以后,我就一直惦记着那个阁楼,知道上面有一个地方,奶奶藏着很多书,是叔叔留下来的。有几次,我企图偷偷地爬上去看个究竟,要么搬不动梯子,要么被奶奶及时发现,给制止了。来年,奶奶又晒叔叔东西的时候,我就去找书,却看不到,问奶奶,她说,不晒了。我心里暗暗生气,埋怨奶奶偏心,怕我看叔叔的书,都不晒书了。
   到放暑假的时候,天热,我就经常往外面跑,和小伙伴们村前湾后地野。奶奶说,别玩水啊。我不大听。奶奶又说,我找几本书你看吧。我说,好啊!于是,我又见奶奶搬梯子,上阁楼,又拿下来几本小人书。有了书,我就可以在家里呆上一个夏天。
   小学毕业那年,叔叔从部队回来探亲,奶奶又兴奋又忙碌,最后累得中了风。撑了四十多天后,去世了,我伤心至极。以后的寒假、暑假再也听不到奶奶说,“我找几本书你看吧”;看不见奶奶爬梯子上阁楼找书的身影。每逢放假,我便不再呆在家里了,总是漫山遍野地去疯玩,有一年,还差点淹死在湖里。
   很多年后,我长大了。我终于爬上了奶奶藏书的阁楼,见到一个木箱子,打开,箱子里的书还真不少。不过大部分是叔叔用过的教材,写完了的笔记本。小人书只剩下几本了。还有几本杂志,是《人民文学》,而且是复刊后的那几期,有好多作家的好小说,都发表在那几期上。
   我现在喜欢书,不知道是不是与奶奶藏书有关,但我有时看书,常常想起奶奶。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