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籀园讲坛】第1000 期 名家系列 纪念抗战胜利72周年专题活动 战争、人性、创伤和救赎 - 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
作者:   2017-09-02 11:18:00

籀园讲坛  1000  名家系列

主题:纪念抗战胜利72周年专题活动

战争、人性、创伤和救赎 - 张翎新作《劳燕》分享会

嘉宾:  著名华裔女作家

   谢有顺 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导,广东省作协副主席

     当代女作家江苏省作协副主席

主持人:孙良好 温大人文学院教授中国现当代文学与文化研究所所长  

时间:2017年9月2日(周六)14:00

地点:市档案馆二楼报告厅

主办:温州市图书馆

协办:温州大学中国现当代文学与文化研究所

 

 

嘉宾简介:

   张翎,浙江温州人。1983年毕业于复旦大学外文系,后就职于煤炭部某机关任英文翻译。1986年赴加拿大留学,分别在加拿大的卡尔加利大学及美国的辛辛那提大学获得英国文学硕士和听力康复学硕士学位。现定居于多伦多市,曾为美国和加拿大注册听力康复师。九十年代中后期开始在海外写作发表,代表作有《流年物语》《阵痛》《金山》《余震》《雁过藻溪》等。小说曾多次获得包括中国华语传媒奖(年度小说家奖),华侨华人文学奖评委会大奖,台湾时报开卷好书奖,香港《红楼梦》全球海外华文长篇小说专家推荐奖等两岸三地重大文学奖项,入选各式转载本和年度精选本,并六次进入中国小说学会年度排行榜。《流年物语》被评为2016年中国最有影响力的五十本书之一。根据其小说《余震》改编的灾难巨片《唐山大地震》(冯小刚执导),获得了包括亚太电影节最佳影片和中国电影百花奖最佳影片在内的多个奖项。根据其小说《空巢》改编的电影《一个温州的女人》,获得了金鸡百花电影节新片表彰奖和英国万像国际电影节最佳中小成本影片奖。小说被翻成多国文字在国际发表。

   谢有顺,1972年生,福建长汀人。文学博士一级作家。现任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中国小说学会副会长、广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等。入选教育部青年“长江学者”、“新世纪优秀人才”,全国“四个一批”人才,广东省“珠江学者”特聘教授,广东省文化领军人才等,并于2010年被国际经济组织达沃斯论坛评选为“全球青年领袖”。出版有《小说中的心事》《文学及其所创造的》等著作十几部。曾获冯牧文学奖、庄重文文学奖、中国文联文艺评论奖等多个奖项。

 

   鲁敏,当代作家江苏省作协副主席,现居南京。代表作《六人晚餐》《九种忧伤》《荷尔蒙夜谈》《墙上的父亲》《取景器》《惹尘埃》《伴宴》等。曾获鲁迅文学奖、庄重文文学奖、人民文学奖、郁达夫文学奖、中国小说双年奖、《小说选刊》读者最喜爱小说奖、《小说月报》百花奖原创奖、入选“《人民文学》未来大家TOP20”、台湾联合文学华文小说界「20 under 40」等。有作品译为德、法、日、俄、英、西班牙、意大利、阿拉伯文等。

 

   孙良好,男,浙江苍南人,1972年生。现为温州大学人文学院教授,中国现当代文学与文化研究所所长。曾在《文学评论》《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中国比较文学》《新文学史料》《鲁迅研究月刊》《文艺争鸣》《诗探索》《中国作家》《名作欣赏》《中华读书报》等报刊发表学术论文60多篇。出版专著《建筑·抒情·栖居大地——20世纪中国文学研究的三维世界》和《文学的温州——温籍现当代作家作品研究》。系浙江省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浙江省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常务理事、浙江省文学学会常务理事、温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温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

 

活动内容:

《劳燕》是一部在国际背景之下展开的中国抗战小说,也是迄今为止中国第一部涉及美国海军秘密援华使命的文学作品。描述了大时代背景之下小人物跌宕起伏却无可奈何的命运。正如小说题辞所言,这是一篇献给纪念碑上不曾记载的名字的悲壮祭文。活动现场邀请主讲嘉宾张翎分享新作《劳燕》,时还邀请作家鲁敏作家谢有顺温大人文学院教授孙良好一起对话交流。 

 

《劳燕》作品简介

受美国海军中国事务团的委派,来自芝加哥的美国一等军械师伊恩和他的战友们来到浙南小村月湖,建立了一个中美特种技术训练营。伊恩与已在月湖村生活了十几年的美国牧师比利,还有身怀深仇大恨前来投考训练营的中国学员刘兆虎,结下了深厚的战友情谊。这三个男人与一个因遭日寇强暴而逃离家乡的少女之间,产生了复杂纠结的情愫。这个少女有三个名字,三重身份 -在老成持重的牧师比利眼中,她是那个照亮他生命途程的“斯塔拉”(小星星),在充满青春热情的军械师伊恩眼中,她是那个箭一样地划着舢板飞行的"温德”(风),而在被国恨家仇碾成碎片的刘兆虎眼中,她却那个在耻辱的漩涡中沉浮的阿燕。就是这个地母式的女性,用博大坚忍的胸怀,最终成为了这三个男人的救赎。

七十年之后,三个化为了鬼魂的男人,恪守着当年定下的誓言,在抗战胜利日一起来到月湖的训练营旧址,缅怀他们的烽火青春岁月。他们终于意识到:即使在外边世界的硝烟消失之后,内心的战争依然延续了整整一生。